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玄幻书屋 >> 写心流年 >> 第589章 半生

杨雷的话无疑是给了顾铭当头一棒。他猛然清醒过来。时至今日,风雪还在承受病痛的折磨。而最可怕的是,她不愿见他,他没办法陪伴她、安慰她、鼓励她。所有的痛苦都被她柔弱的双肩扛了起来,而他却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和其他女孩子谈恋爱。

顾铭承认了杨雷的说法。因为他心里一如既往惦记着风雪,但他没办法照顾她。埋在他心灵最深处的愧疚折射到了木缘沂身上。

所以他爱的人至始至终都是风雪?无论韩贞还是木缘沂,都是风雪的替代品?

所以沦陷于世俗的人,都在不经意间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顾铭忍不住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木缘沂还在病房里躺着。虽然手术很成功,但她的胃被切除了近半,短时间内不能吃饭,连喝水也不行。她的左手永远插着针,一滴又一滴的营养液源源不断输入她的体内。

吃饭并不是补充人体能量、维持人体机能正常运转的唯一途径,在某些必要的时候,经过合理配比的营养液能替代食物的作用。

但这只是暂时的。人总归要吃饭,长期输液只会导致人体机能逐步衰弱。

木缘沂打了一个呵欠,昏昏沉沉说道:“顾铭,这都三天了,我还要住院多久啊?再这样下去,我感觉全身都生锈了。”

顾铭微笑道:“我问过医生,再过两天他就给你做复查,如果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就可以签出院单子。”

木缘沂沮丧道:“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觉得两天眨眼就过去了,但现在感觉每天都漫长得不得了。”

顾铭道:“因为你以前在工作,认真工作的人总是容易忘记时间。现在不一样,你躺着不能动,当然感觉时间长啊。”

木缘沂咬着嘴道:“这种时候你应该安慰我,而不是对我讲这些乱七八糟的道理。”

顾铭点头道:“不管多久我都陪你。”

木缘沂开眉道:“这还差不多。”

顾铭道:“等你出院后,我就陪你去见你的父母。”

木缘沂惊讶道:“你说什么?”

顾铭道:“去见你的父母啊。”

木缘沂涩声道:“我和你说过,我早被家里人遗弃了。我不想见到他们,他们应该也不想见到我。”

顾铭沉声道:“不管你们想不想见到彼此,我和你都有必要去见见他们。”

木缘沂问:“为什么?”

顾铭认真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他们对你好不好,都改变不了他们给了你生命的事实。在这世上,不管对谁而言,婚姻都是人生大事。我们结婚之前,至少见见彼此的父母,和他们好好商量一下。”

顾铭的话明显远远超过木缘沂的预期,她完全怔住了。

顾铭皱眉道:“缘沂,你怎么了?”

木缘沂红着脸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结婚的?”

顾铭问:“你不愿意?”

木缘沂的脸更红。她扭捏道:“我也不是不愿意。只不过这太快太快了,就像火箭忽然升空一样,我还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顾铭点头道:“也是。你现在的年龄适合谈恋爱,还没必要考虑这么遥远的事情。”

木缘沂嘟着嘴道:“说得你好像比我大很多一样。”

顾铭道:“你亲口说的,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哪怕明天结婚也不足为奇。”

木缘沂思忖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但我总觉得奇怪。”

顾铭问:“哪里奇怪?”

木缘沂直视顾铭。她沉吟好半晌才试探道:“你忽然做这个决定,是不是想向我证明什么?”

顾铭平静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证明的?”

木缘沂迟疑着点点头。

顾铭道:“这件事由你决定,我这里随时都没问题。”

木缘沂道:“还是你来决定吧,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顾铭点头道:“那就先等你出院再说。在这之前,你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我。”

木缘沂问:“万一我爸妈找你要很多的彩礼钱,你给不给?”

顾铭道:“当然要给啊。不管他们要多少,哪怕是一百万,我也给。”——这句话是昔日阮小馨在电话里说过的。只不过那时她看好的儿媳是风雪。

木缘沂质疑道:“你可真是巧舌如簧。你现在身无长物,到哪里去找一百万啊?”

顾铭道:“我没有这么多钱,却不代表没人愿意替我出钱。我相信我爸妈会和我一样喜欢你,他们一定愿意出彩礼钱。”

木缘沂道:“我怎么忽然感觉你变成了一只吸血鬼?”

顾铭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们现在吸父母的血,未来子女就吸我们的血。”

木缘沂道:“你把这世道说得好生现实。”

顾铭道:“这本就是一个充满骨感的世界。”

木缘沂问:“那我们结婚后住哪里?”

顾铭道:“住什么地方都好,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

木缘沂问:“一个家徒四壁的烂房子也行?”

顾铭道:“只要你不嫌弃,我都无所谓。”

木缘沂道:“你好像非常迁就我。”

顾铭抬手戳她的鼻尖,温柔道:“你是要陪我一辈子的人。我不迁就你,迁就谁?”

木缘沂偏过头不说话。

顾铭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僵住,最终归于平静。

他们都觉得这番对话非常奇怪。

他们都在温暖的对话里感觉到了危机。

这种信誓旦旦的许诺,这种幸福未来的憧憬,真的能在三言两语里变成现实?

木缘沂沉默之后又问了许多问题,全都是关于他们未来的问题。

她想养一只猫,因为家里有猫就不会有老鼠;她想等到二十五岁再要孩子,她觉得那时的她会变得非常贤惠;或许受了大诗人海子的影响,她想要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还想再学一次语文,把她和他的故事写成人尽皆知的小说,让所有人都祝福他们。

她的所有憧憬都得到顾铭的肯定回复。

只待他们走出这个病房,便将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一对人。

所以他们真的幸福吗?

木缘沂出院当天,顾铭扶着她一步一步往外走。

暖阳高照的上午,狭长幽静的长廊,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顾铭遇到了错误的人。

顾铭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和风雪的再见会是在这样一个奇特的场景里。

风俊扶着她往里走,他则扶着木缘沂往外走。

顾铭看到了他们,他们也看到了顾铭。

时间艰涩到近乎凝滞,仿佛连一秒钟也被无限细分。

顾铭终于看清了面容若死,仿佛生命随时都会走到终点的风雪。

他止住脚步,几次张口,又几次闭嘴。他心中有千言万语,但在这个错误的时间与场景,他连一个字也说不出。

风雪在笑,苍白到宛如整个人间也随之失色的脸上居然凝着一分绝对温馨的笑。

她的笑是什么意思?

她在祝福他?

她在向他做最后的道别?

轻快的手机铃声响起。一曲《倾尽天下》宛如推动时间的双手。

顾铭终于意识到,时间亘古冷漠,他和她的这个短促的对视并不会变成永恒。

他低头看来电显示。

果不其然,这时打电话来的人是韩贞。

顾铭没接电话。

在他的低头与抬眼间,他已然和风雪错身而过。

顾铭站在原地不动。他没出声,没回头,他知道此时自己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将牵动无数因果,造成无数脱离掌控的结果。

木缘沂咬着嘴小声道:“我想起来了,上次李奇说过,风雪大部分时间在家里,但每隔一段时间会来人民医院复查。”

顾铭没说话。

木缘沂问:“你不和她打个招呼?”

顾铭摇头道:“没必要了。”

木缘沂问:“为什么没必要?”

顾铭沉声道:“每个人都得学会和过去道别。小雪做到了,我也必须做到。”

木缘沂问:“那你做到了吗?”

顾铭道:“我做到了。”

木缘沂问:“那她做到了吗?”

顾铭的神色僵住。他很想顺口回“她做到了”。可是他不是她,他怎么知道她做到了?她真的做到了吗?

顾铭扶着木缘沂回了栀子苑小区。

已是三月底,顾铭的房租又将到期。他没有去找房东,他不想看到房东那张尖刻的脸。

顾铭和木缘沂确定了关系,他便理所当然地住进了她的房间。

这很好,两个人只需要交一个房间的房租费。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谈恋爱本身也能节约一定不必要的开支。

木缘沂的身子还很虚弱,需要一段时间调养。

顾铭并没有急着催她。婚姻大事亘古以来不是儿戏,哪怕是热血轻狂的少年郎也需要做充分的考量,遑论二十岁的小女孩。

顾铭把木缘沂照顾得妥妥的。他不让她受累,更不让她受气,租房里的所有琐事,都由他一人打理。

谷雨过后,整个春季步入尾声,再往后就是劳动节与立夏。

街上女孩们的衣服越穿越少,租房里的木缘沂也一样。

顾铭发现木缘沂长胖了。她露出短袖子的手肘子比以往粗了一些。

这是非常好的消息。木缘沂能长胖,便证明她已经恢复正常人的食欲,能敞开心吃东西了。

木缘沂却有些忧心。她怕自己一直吃下去,最后长成女胖子,又肥又丑,被顾铭嫌弃。

顾铭当然不会嫌弃她。他每天都尽量做合她胃口的菜,希望她能多吃一点。

某一天,木缘沂红着脸小声道:“顾铭,我已经痊愈了。”

顾铭点头道:“那你说个时间,我们一起去铜梁见你爸妈。”

木缘沂咬着嘴摇头道:“这个事情先放一放。”

顾铭问:“那你想说什么?”

木缘沂的脸更红。她歪着脑袋偷瞟顾铭,用低弱蚊鸣的声音说道:“我现在有力气了。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不用害怕我吃不消。”

顾铭皱眉道:“你确定?”

木缘沂点头道:“我确定。”

顾铭道:“我先洗个澡。”

木缘沂道:“我可以帮你搓背。”

顾铭道:“这样太麻烦,不如我们直接洗个鸳鸯浴。”

这一晚,顾铭真的取走了木缘沂的初夜。他就像一条饥饿狼,恨不得把身下的小羔羊一口吞下。

木缘沂是第一次,很多东西她都不懂,但她还是尽力配合他。

可不知为什么,她哭了,眼泪如雨滑落。

顾铭一边喘气,一边擦拭她眼角的泪水,温柔问道:“痛吗?”

木缘沂摇头,片刻又点头。她把脸埋进枕头,就像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一动不动。

顾铭已经猜到她为什么哭。他什么也没说,这时候无论他说什么都是讽刺。

他相信,无论怎样的伤痛都会在时间的堆积下慢慢消磨殆尽。他一定能和她长长久久,不离不弃。

只不过他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无论是他的判断还是他的直觉,总是不那么准,总是与现实存在或多或少的偏差。

这天以后,顾铭每晚都和木缘沂缠绵。他已经近一个月没接韩贞的电话,没回风雪的对诗游戏。

时令很快推移到小满。

木缘沂出院之后,顾铭和她在栀子苑住了接近两个月。他们一早说好的结婚计划迟迟没有推进,仿佛他们都忘了这件事,沦陷在无尽的欲望之中。

当顾铭几乎遗忘掉所有与他有关的人和事,他眼里只有木缘沂。毫无征兆的,一句映在荧幕上的话点醒了他。

那是一个雨夜,木缘沂罕见地拒绝上床,独自坐在客厅的长椅上看电视。

顾铭跟了出来,坐在她旁边陪她一起看电视。

兴许是木缘沂把遥控器当成了游戏机,她不停地按动换台键。连网的电视机仿佛有无数个频道,无论她怎么按都换不完。

猛然的,她翻到了直播频道,而且恰巧不巧地进了怀旧区。

木缘沂随口道:“我记得你以前经常看一个《三国战纪》主播。”

顾铭道:“是的。”

木缘沂道:“我正好不知道看什么,就看看他吧。”

木缘沂真的进了那个主播的直播间,只可惜主播并没有开播,屏幕上清清楚楚写着,“上次直播时间2月27日”。公屏上还写着一段话——半生与他,斗酒纵马。

这个主播明显是今年过年之后就停播寻梦去了。

喜欢写心流年请大家收藏:(www.xhshuwu.com)写心流年玄幻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写心流年最新章节 - 写心流年全文阅读 - 写心流年txt下载 - 横峰扫月的全部小说 - 写心流年 玄幻书屋

猜你喜欢: 论一个戏精的养成Ca-ro mio ben海蓝时现鲸野火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件事情式微何时归你好似我眼里的千千繁华糟糕这个爱情有毒分手难分ABO校草独宠!首席魅少太强势男神赚钱追妻忙废物我以为可以搞养成,结果翻车了校草的小甜心蜜恋100分:傲娇校草,宠上天女魔头美女老师被景少爷强娶怎么办山川不及你温柔雪滩双鹭年轮无效生长德云社之人间风雨不如你沐沐你别闹醉倾一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暖阳许久结婚记
完本推荐: 我出牢狱的那些年全文阅读覆汉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皇家金枝儿全文阅读飞升之前全文阅读重生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极品捉鬼系统全文阅读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全文阅读神道复苏全文阅读我磕的CP每天都在发糖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崇祯全文阅读重生之龙在都市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一剑飞仙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杀神白起全文阅读狂探全文阅读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都市之神级宗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影视:正义公敌无法预测的她九龙圣祖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玄幻之最强聊天群无尽燃烧的斗魂联盟之电竞经理火影之宇智波富岳火影之水灵当佛系学霸穿书到虐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特种兵:超神分解斗罗第一刀探虚陵现代篇我的手办有生命网游之高级玩家被雷劈之后的我崛起了圣墟重生之逆流人生山河帝歌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末世重生:魔方空间来种田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桃运邪医御九天魂帝武神

写心流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写心流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写心流年txt下载手机版 - 横峰扫月的全部小说 - 写心流年 玄幻书屋移动版 - 玄幻书屋手机站